欧易

欧易(OKX)

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

火币

火币(HTX )

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

币安

币安(Binance)

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

玉门关如何成为唐代文人的“意难平”?

时间:2023-06-20 15:14:53 | 浏览:16

今甘肃省敦煌市西北方向的茫茫戈壁滩上,一座名为“小方盘城”的土城静静矗立于此。若无不远处的标识,任谁也不会想到,眼前这座不起眼的方形土城,曾是威名赫赫的“玉门关”。塞外的条件向来艰苦,“君不见走马川行雪海边,平沙莽莽黄入天”。但千百年前,仍

今甘肃省敦煌市西北方向的茫茫戈壁滩上,一座名为“小方盘城”的土城静静矗立于此。若无不远处的标识,任谁也不会想到,眼前这座不起眼的方形土城,曾是威名赫赫的“玉门关”。

塞外的条件向来艰苦,“君不见走马川行雪海边,平沙莽莽黄入天”。但千百年前,仍有一批戍边将士挺住漫天黄沙,以昂扬斗志扎根于此。人们常说,历史容易被人遗忘,好在,有唐代诗人对玉门关的反复吟咏,才让后人从历史的边缘角落中,重新拾起了这段记忆。

国门象征

关的繁体字“關”,形犹如一座雄关,下方带有能随时开合的城门。这样的建筑,正是非常典型的长城关隘。早在先秦时代,战国七雄就曾筑长城以御敌;秦始皇一扫六合后,为防止匈奴骑兵南下,命大将蒙恬“因地形,用制险塞”,在秦、赵、燕三国长城的基础上筑成了一条“西起临洮,东至辽东”的万里长城。

及至西汉初年,“匈奴冒顿兵强,破东胡,走月氏,威震百蛮,臣服诸羌”,高帝刘邦率军亲征,亦被围困在白登山。碍于匈奴的强大兵锋,西汉前期的统治者只好暂时采取以和亲为主的对外政策。直到汉武帝掌权后,汉王朝才一改往日的妥协姿态,向匈奴发起猛烈进攻。元狩二年(公元前121年),骠骑将军霍去病进军河西,大破匈奴,汉王朝实现了对河西走廊一带的控制。

随着西汉版图的扩大,汉武帝设酒泉、武威、张掖、敦煌四郡分而治之。酒泉郡的设立时间早于四郡中最西侧的敦煌郡,自敦煌郡建置后,位于酒泉郡的长城、亭障等军事防御工程也顺利延伸至此地。而河西长城中的两大著名关隘——玉门关与阳关,便分别位于敦煌郡的西北与西南处,呈犄角之势拱卫此地。

玉门关遗址

一旦匈奴骑兵卷土重来,此处便将是阻止其东进的坚实壁垒。正因如此,在描写边关战争的诗歌中,玉门关一度是国门象征。王昌龄《从军行七首·其四》写道:“青海长云暗雪山,孤城遥望玉门关。黄沙百战穿金甲,不破楼兰终不还。”在唐人笔下,玉门关似乎还隔开了两个世界。上官仪《王昭君》云“玉关春色晓,金河路几千”,即指王昭君出玉门关后,就远离故土,从此进入了异域。

玉门关所在之地曾属于匈奴,尽管它早已被汉王朝征服,但“玉门”一词仍经常出现在古人对异域的想象中。《艺文类聚》卷87引《真人关令尹喜内传》曰:“尹喜共老子西游,省太真王母,共食玉门之枣,其实如瓶。”《汉武内传》亦云:“七月七日西王母当下,为帝设玉门之枣。”在后世传说中,“玉门”总是西游途中的重要一站,而被赋予神秘色彩的“玉门之枣”,亦是东西方人士会晤期间的常见食品。

若说战争时期的玉门关,是当之无愧的军事要塞,那么在和平时期,它亦是繁荣与兴盛的象征。汉武帝“列四郡,置二关”,在切断羌人与匈奴各部联结的同时,也确保了中原政权与西域诸国,如大宛、康居、大月氏、大夏、乌苏等的正常交往。在这之后,随着汉王朝对河西地区控制的加强,中原与西域诸国的交通愈发畅通无阻,由此衍生出的贸易之路,在后世被誉为“丝绸之路”。自敦煌而出,一路西行,玉门关是必经之地。东西方文化的交流与碰撞,伴随着由远及近的驼铃声,于此刻汇聚。

辉煌落幕

尽管敦煌以北的玉门关(小方盘城附近)是汉代丝绸之路的“见证者”,但它却只是诸多“玉门关”中的一个。历史上,玉门关曾多次迁移,这导致其关址在不同时期有着较大出入。那么,最具代表性的小方盘城,是否为玉门关最初所在地呢?

恐怕未必。太初二年(公元前103年),李广利出征大宛,兵败,乃遣使上书:“道远多乏食,且士卒不患战,患饥。人少,不足以拔宛。原且罢兵,益发而复往。”汉武帝闻讯大怒,“使使遮玉门,曰军有敢入者辄斩之”。于是,李广利只好屯兵在敦煌,不敢入关。若玉门关一直在敦煌以西,李广利从西域返回后,无法入关,自然也不能进入敦煌郡。因此,此时的玉门关当在敦煌以东、酒泉之西。

又据《汉书·张骞传》记载:“天子遣从票侯(赵)破奴将属国骑及郡兵数万以击胡,胡皆去。明年,击破姑师,虏楼兰王。酒泉列亭鄣至玉门矣。”汉朝大破楼兰、姑师后,位于酒泉的亭障、长城等军事防御工程得以一路向西,延伸至酒泉之西、敦煌以东的玉门关。再结合敦煌文献《河西诸州地理形势处分语》中“州得酒泉之郡,乡连会川之郊;控骍马之途,据玉门之险”的记载,可知玉门关最初应设在酒泉郡境内,即今甘肃省嘉峪关市的石门峡一带。

在传说中,玉门关是和阗美玉沿丝绸之路进入中原地区的第一道关卡,故而得名。且不说今天的玉门关遗址与敦煌文献中均未见有关玉石的记载,玉门关未成为丝绸之路上的交通枢纽时,便已有“玉门”之名。《史记·高祖本纪》记载,刘邦与项羽相持于成皋失利,“独与滕公共车出成皋玉门”,此“玉门”即北门俗称。汉唐时期,中原军队征讨外邦,皆自北门而出,又称“凿凶门”。由此不难推测,玉门关之“玉门”即某处关隘中的北门俗称,代表对抗游牧民族的第一道关卡。

于是,作为军事要塞、国家门户的“玉门关”,自然要根据汉唐版图在不同时期的变化而不断进行迁移。东汉和帝时,匈奴屡犯边境,玉门关址曾被迫东移200多公里,设在今酒泉市玉门镇。班勇担任西域长史后,率兵西进,遂重开西汉玉门关。后来,连接瓜州(今酒泉瓜州)与伊州(今新疆哈密)的伊吾路开通,中原与西域的交通无需再绕道敦煌,故而东汉中期至隋唐年间的玉门关一度东迁至瓜州晋昌县北。唐初玄奘西行,便经由此地。

及至五代